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六十一章 新使赴任前(1/3)

“……”

青柳溪河北岸的草地上,贼骑三十余众从西往东疾驰而来。

倘若不是徐武坤眼疾手脚,跳下马来一把抓住辔头,强行将徐怀所骑之马拽住,徐怀可能又要单枪匹马往这伙贼骑冲杀过去。

站在寨墙之上的徐武富、徐仲榆等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拍打额头,心里都在悲鸣:

这莽货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啊,为何每次都要玩这么惊险!?

要是头铁硬莽有用,整个桐柏山早就被那些刀口舔血、要钱不要命的贼匪霸占了。

当然了,徐怀敢杀敢莽,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

十二三天来,又有七名贼敌被徐怀斩杀马下。

从潘成虎率贼众兴师问罪到今日,已经整整十天过去了,徐氏族人受袭扰损伤二十多人。

贼兵也被杀死二十人。

不过,徐氏这边取得的战果,却有一半皆是徐怀一人斩杀。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这么一个勇猛无前的莽货,在关键时刻还是能发挥点作用,至少小股贼骑不敢再单独跑出上柳寨活动了。

而潘成虎所部贼众,也仅有五六十名马兵,到此时已损失掉十数骑,现在剩下的大半都被吸引到青柳溪河北岸,鹿台诸寨都在青柳溪南岸以及玉皇岭中峰附近,生活、生产受到的影响就降低下来;狮驼岭东坡新寨那边的建设,从头到尾都没有停止过。

徐怀骑马背上,假意与徐武坤撕扯一阵,却见贼骑在三百步外放缓下来,先分出一小队去抢占北面的丘地,跟徐武坤叹气道:“现在贼兵真学乖了,又没有上当。”

徐怀与徐武坤假意撕扯,主要还是想引诱贼骑匆忙从丘地与青柳溪之间的狭窄溪谷抢出围杀他们。

那处溪谷地形狭窄不说,临岸有嶙峋礁石,滩地多为难行软泥,贼骑不熟悉地形,倘若急着抢过那处溪谷,前列阵形一定会被拉扯开,那徐怀他们就有机会杀一波反攻,毙杀两三贼再从容撤走。

却不想贼骑这**天来在青柳溪两岸跟他们纠缠,又在他手里损失几名好手后,也学精明起来。

他们这边只有五人,周景、徐忱所率的两支小队骑兵这时候都青柳溪河南岸,一时没法趟水过来,这会儿好的机会,贼骑竟然都不再急着围杀过来,徐怀也是无奈。

“潘成虎能在歇马山立足这些年,左右大姓宗族都拿他没有办法,他跟手下怎么可能个个都是蠢货?不可能一而再上你的恶当。”徐武坤作势拽着两匹马的辔头往东走去,也不时拿眼角余光观察贼骑的反应。

徐武坤拖着徐怀往东撤出一箭地,与徐武良等人会合后,才重新跨上马。

这边是青柳溪河的一处浅滩,他们随时可以撤到青柳溪河南岸去。

不过,贼骑控制住北侧的丘岗后,却也没有再快速逼近,停在丘岗上的那十数骑人不停的往西北方向张望去。

徐怀他们视野被遮住,但北寨以及新寨在狮驼岭北岸设立的哨岗,都示意北面有一队人马接近,徐怀与徐武良、徐武坤等人不知道来者是谁,也就先撤回到青柳溪的南岸。

这会儿他们的视野要更开阔,却见一队人马从北面野柿子林后绕出,大约有百余人,前列是二十余骑马兵。

隔了那么远,看不清人的面目以及马步兵所扛旗帜,但从人马所着服饰,看得出是巡检司的武卒倾巢而出了。

鹿台寨距离淮源巡检司就二十里,潘成虎霸占上柳寨,袭扰玉皇岭都十多天了,邓珪早不动晚不动,却在这时候率领巡检司的武卒赶过来?

他赶过来增援鹿台寨打击盗匪,还是以为这边两败俱伤了,他有趁火打劫的机会?

看到巡检司有增援兵马过来,贼骑也不敢青柳溪北岸野外滞留。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