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四章 他人眼中痴(1/2)

(感谢新盟主风君子、突福来、、分开旅行、笑意捧场……)

巡检使邓珪看到徐武江等人空手回来,便知道这些滑头不肯出力的。

他这个巡检使,虽然只是九品武职,却是枢密院正儿字记忆,但现在不赶紧将自己摘出去,是嫌自己活腻味了吗?

王禀年老眼神不济,刚才站在崖下看徐怀的面貌并不是很真切,等邓珪带着一队武卒离去,他低声问卢雄:“刚才崖头是那少年将刺客拦住?”

“嗯!”卢雄点点头,低声说道,“这少年却是跟与邓珪手下的这名节级相识,似是同族中人……”

“我刚才听邓珪说徐武江就是从当地徐氏族人里得荐的兵目,那少年说不定还是你故友徐武宣的子侄辈。不过,这事将你牵涉进来,已不可补救了,却不能再牵涉再多人,”王禀低声说道,“你送我与萱儿到泌阳后就直接离开泌阳,也不要去找徐武宣了……”

“我不去找徐武宣,但我留在泌阳,相公跟前从此就多了一个牵马赶车、没有姓名的老仆,”卢雄哑声说道,“相公你也不要赶卢雄离开——倘若一切都是我多心,送相公到泌阳后,我还想着到漠北草原看一看赤扈人的铁骑到底有多厉害。但看今天之情形,蔡铤定不会善罢甘休,我怎么可能放手离开?相公你就当我在泌阳归隐,每天能相随相公左右,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卢兄之恩,王禀无以为报。”王禀见卢雄意志坚定,而这时候看到徐武江朝他们这边走过来,他叹了一口气朝卢雄拱拱手,便不再强劝什么。

“你个笨货,快过来感谢王相公报信之恩!”徐武江招呼徐怀一起走到王禀道谢。

“多谢王相公报信。”徐怀装痴卖傻的上前谢道。

“好说好说,今日相遇便是缘份,还不知道这位小哥姓名……”王禀既然决定不牵涉无关人等,很多事便不会说破。

“王老相公你不要跟这憨货客气——徐怀他开窍有些晚,做事笨手笨脚的。他爹徐武宣是我族兄,死得早,他娘好不容易将他拉扯到十四岁,前年也得病去逝了。他这两年就跟在我身边厮混。他这笨货,这几日却不知道犯哪门子傻,每日朝出晚归都跑到鹰子嘴去蹲着,怎么骂都不听,今日得亏是遇到王相公,要不然折在马匪手里,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跟他死去的爹娘交待……”徐武江说道。

王禀与卢雄对视了一眼,都能看出对方眼里满是震惊跟困惑。

徐武宣早已身故,而眼前这少年就是徐武宣之子?

徐武江说这少年这数日来朝出晚归都守在鹰子嘴崖上,他们猜想应该是少年身后“大哥”早就猜到他们近日要从这里经过。

不过,回想这少年站在崖头面对刺客时的从容不迫,他们怎么都不想明白,在徐武江这些人眼里,这少年竟然是个笨手笨脚的憨货、笨货?

见王禀及“车夫”满脸的困惑,徐怀笑得非常的“憨厚”。

神智没有恢复之前,徐怀浑浑噩噩过活十数年,在别人眼里他就是一个手脚笨拙的“憨货”。

这没有什么好否认的。

“你拿话蒙骗我们吧?”

女孩王萱没有王禀、卢雄的城府跟顾忌,揭开车窗帘子看了徐怀一眼,忍不住争辩道,

“他一人就将那些马匪打退,怎么可能会笨?”

“……”徐武江哈哈一笑,明明是他们赶到鹰子嘴将马贼惊走,但他也不会跟一个小姑娘斗什么嘴。

徐心庵看女孩极美,三百里桐柏山都无一人能及,情不自禁的碎嘴道:

“这笨货,就凭他能打退马贼?他从小跟着我们一起练拳脚功夫,筋骨是壮,也是能将三四百斤石磨轻松扛起来,但也就一把死力气而己……”

除了徐武江、徐心庵外,这一队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