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七章 西山意图(1/3)

西山十三部蕃胡,准确来说仅仅是一个小型的部族联盟,内部的凝聚力以及抵挡外部压力的韧性都很一般。

莫突部几次组织兵力强攻峡口,但除了丢下更多的尸体,却无法动摇桐柏山卒坚如磐石的防御阵列。

被封堵在峡口内侧的蕃兵,看到峡口外的兵马杀不进来,他们几次突围又都失败,黄昏时就有兵卒攀登西北侧的峭壁往西山深处逃去。

峡口内侧的其他蕃兵,到黄昏时也基本都丧失斗志,龟缩到崎岖难攻的角落里徒然的等候救援——蕃兵将领入夜后,借着皎浩的星月天,还想着努力从内侧组织几次攻势,但每次稀稀拉拉都仅有百余人,接战之后稍有伤亡,便一哄而散,除了送几颗人头,毫无威胁可言。

峡口外的蕃骑也担心朔州城里的桐柏山卒会趁夜偷袭夹攻过来,连夜撤回到朔州城西北的榆树冲山口去了。

徐怀没有再给西山蕃胡挣扎的机会,次日一早就集结两千甲卒从东西两侧夹攻峡口内侧的蕃兵,最终除了有一二百人从西北的峭壁陡坡攀爬逃出,剩下的蕃兵要么跪地投降,要么就被无情的斩杀,整个战事持续到午时就彻底结束。

前后总计有六百名蕃兵、蕃骑在峡口处被击毙,有一千三百名蕃兵被围于峡口内侧选择投降……

解忠乘马,与好不容易休息小半天的徐怀、徐武碛等人驰出猴儿坞。

崎岖不平的峡口里,割去头颅的蕃兵尸体都被堆积到一座土坑里,血水还在往干燥的泥土渗透;上千名俘虏先捆绑住双手,然后用麻绳的串接起来,被分散驱赶到指定的地点集结。

看情形徐怀并无意将这些俘虏都押回朔州城关起来。

这些俘虏昨日还是凶残暴躁的蕃兵,今天大多数都变成惶惶不安的惊弓之鸟;有少数俘虏眼神还藏是桀骜不驯,但稍有逾矩,看守的桐柏山卒手里的鞭子就会毫无留情的、劈头盖的抽打过去。

军吏通常会上前阻止,禁止兵卒抽打俘虏,也会将俘虏中看着像是部族首领的人物甄别出来带走。

解忠内心深处也禁不住感慨,有时候胜利就是如此容易。

然而这样的胜利距离天雄军却是太遥远,以致天雄军的将领、军吏心里对胜利、对首级功已经没有太多的奢望跟幻想。

昨日午后为抵御蕃兵、蕃骑从两翼夹攻峡口,解忠原本想着将身边百余亲兵派出去参战,但这些龟孙子平日里养得膘肥体壮、在普通将卒面前耀武扬武,这个节骨眼上却百般推托,说还没有到他们出战的时候,最终还是没有出猴儿坞参战,没想到一夜过去,原以为会很惨烈的战事就这样结束了。

解忠自己都觉得羞愧,好在他手下的营指挥使周全义,之前负责率部进驻东栅寨,昨日率领两队兵卒与徐心庵会合后从峡道里杀出来,给他挣了一点颜面。

当然,更令解忠忧心忡忡的,还是昨日午后在峡口外短暂出现、随后又从战场悄然撤走的十数掷矛手。

西山就在岚州岚谷县的北面,解忠从军以来,有半数时间都驻扎在岚谷县境内,对乌敕部、莫突部等西山十三部蕃胡的熟悉程度,比徐怀他们数个月的情报搜集还要更深一层。

西山蕃胡有多少好手,首领是谁,解忠基本都了解,甚至很多人他都打过照面、有过接触。

长期以来,西山蕃胡从管涔山西翼走私茶盐铁器毛皮牲口,这其实也是驻扎岚谷县的禁军额外捞油水的机会;而天雄军想要刺探契丹在西京道的军事情报,也多收买西山蕃胡。

甚至早期西山蕃胡掀起对契丹的叛乱,河东经略使府不是没有考虑到趁机控制西山地区,也暗中多次与西山蕃胡的首领接触,但最终没敢撕毁与契丹新签订的和议。

解忠知道西山蕃胡或许能凑出十数身手强横的好手,但不可能全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