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九十九章 恐吓(1/3)

,最快更新将军好凶猛 !“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朱润与解忠、雷腾同为天雄军第六将朱广武麾下指挥使。 朱广武死于胜德门城楼垮塌之下,葛怀聪为方便他直接辖制第六将兵马,除了将两营兵马直接编入中路强攻内城外,还将解忠、朱润、雷腾等三营兵马都集中到北翼与蕃民健锐作战,也因此为徐怀所制,最终得以整编撤出大同城。 撤入武周山之后,朱润、雷腾、解忠三人分别率部沿溪道构造三道防线,将蕃兵阻拦在武周山外。 蕃兵在山口临时修筑的栅壕后撤防,朱润、解忠、雷腾三人也是一早就注意到了,朱润特地拉上解忠赶到雷腾负责的最外侧防御阵地观察敌情。 大越立朝以降就奉行以文御武的祖宗法,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表现,就是具体的作战计划主要由士臣担任的帅臣及僚属商议拟定,武将(统兵官)仅负责具体执行,甚至无权参与讨论。 葛怀聪作为进入大同城的最高级别将领,临时担任统制掌握战场指挥权,但麾下都没有一个简陋的参谋、军情机构协助他统筹全局。 而他与诸都指挥使、都虞候等高级将领,完全没有掌握整个战局的眼光及能力,可以说是大越这一祖宗法最直接的弊端体现。 解忠这时候看到山口外蕃兵的异动,也是满心疑惑,猜不透这些蕃兵到底想干什么。 他朝山梁上看去,见朱沆、徐怀等人这时候都已经退到后面的营帐里,也没有想到要凑过去打听消息,而是朝朱润说道: “诸事有朱沆郎君与监军使院众人相谋,我等在此耐心等候便是……” “昨天夜里有不少西逃溃卒,又逃回到武周山里来,你们两边都拦截了不少人吧?”雷腾问道。 “山口都被堵死了,再想折返逃回来,哪里是那么容易的?”朱润说道,“昨天夜里我那边营地里就七八人逃回来。不过,听这些重新逃过来的人讲,在西面的一些山坳子里,还是有一些人逃过虏骑的拦截,可能有几百个人吧。” “昨天有多少从北城墙逃出来,却执意不愿跟我们进武周山的?四五千人应该有的吧?只有几百人还只是临时逃脱,真是惨啊,”雷腾问道,“这些孙子,昨日我要拦着他们先一起退到这山里来,一个个朝我们眦目瞪眼,似奸杀他娘似的,日他娘的,死也是活该!” “怎么说都是同僚一场,”解忠长叹一声,跟朱润、雷腾说道,“我们还没有最终逃脱险境,笑别人也太早了!” “你们觉得那几个狗日的东西逃回朔州了没有吗?”朱润瓮声问道。 “应该逃回去了吧?毕竟他们天没亮就已经出城逃了,身边还有三四千精锐!”雷腾知道朱润是在说谁,不确定的说道。 “这些不是我们该关心的,我们还是先关心接下来要怎么打吧!”解忠打断他们的话,担心有些话再说下去,就犯忌讳了。 “解指挥使、朱指挥使、雷指挥使,你们三个都在这里啊,叫我一顿好找,朱沆 郎君喊你们过去议事!” 山谷里地势不平,郑屠深一脚浅一脚的赶过来,嘴里催他们三人快去见朱沆,他却先坐到地上喘气,从腰间解下水皮囊子喝水。 “老郑,朱沆郎君与徐都将可有说蕃兵在山口外折腾什么啊?”朱润问郑屠。 “蕃兵主力去应州找东路军决战呗,要不然光盯着我们有什么出息啊?”郑屠说道。 “真的啊?”朱润、雷腾都有些难以置信的欣喜问道。 “不是蒸的,还是煮的不成?”郑屠说道,“这都是徐怀预料之中的事情,现在就等确认蕃兵主力渡过恢河之后,我们就可以出山撤往朔州了……” “这都能预料到?”朱润有点难以置信的问道。 “这都预料不到?你不会是以为徐怀这个夜叉狐诨名是假混的,真是葛怀聪那些蠢货怂货能比的?” 郑屠鄙夷的一笑,说道, “以前在草城寨,我找老解喝过两趟酒,也说过桐柏山匪乱的一些事,老解脸上笑眯眯,但心里一定笑我吹牛逼。不过,我现在要问问老解,你现在还有没有觉得我之前在吹牛逼吗,你现在心服口服不?又或者说,你们心里还在抱怨在城里徐怀执行监军使院令,对你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