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六十二章 贴身相随(1/3)

“妻妾成群,这么说郡主愿意下嫁给小人喽?”徐怀玩味的打量萧燕菡,问道。

“……”萧燕菡见徐怀眼睛尽是戏谑,这时候意识到她刚才又冲动了,大骂道,“想本郡主嫁你这狗东西,你是痴心妄想!”

“郡主既然舍不得孩子,那我也就不兜圈子了,”徐怀说道,“西京留守使曾遣使到代州见刘世中、蔡元攸,称赤扈人兵势汹汹,契丹连战皆败,而唇亡必齿寒,想以此劝刘世中、蔡元攸休兵止征。很可惜刘世中、蔡元攸不可能听进这些话,葛伯奕在岢岚城更是轻意就中你们的圈套,放纵天雄军将卒杀肆劫掠蕃民,彻底漠视赤扈人迫在眉睫的威胁……”

“你到底想说什么,别扯这些有的没的?”萧燕菡不耐烦的打断徐怀问道。

“大越朝堂那么多的王公大臣皆无远谋,但王禀相公是坚决反对与赤扈人联兵伐燕的,也因此被贬桐柏山,想必你们心里也是很清楚的,”徐怀说道,“你们这次在大同设下陷阱,即便能大溃轻率冒进的天雄军,但也无力大举反攻,最终还得想着与我大越休兵止战。你们有没有想过,王禀相公才是你们前路上的真正知己啊?”

“你是说王禀想与我们议和,他为何不来见我们,纵容你对我们如此无礼?”萧燕菡这次谨慎起来,将信将疑的盯住徐怀问道。

“……王禀即便坚决反对兴兵伐燕,即便也能意识到赤扈人的威胁,也因此受贬,也或许在这一仗之后,他还会继续坚持这样的主张,但他不会在这时候叫你们找我们谈这些事!”陈子箫不想萧燕菡再被徐怀戏弄,接过话头说道,“倘若是你们自己有所图谋,大可以坦白提出,我与郡主一定会竭尽全力满足你们。”

听过陈子箫这话,萧燕菡这时候想明白过来:

王禀乃是气节之人,这也是契丹这边所认可的,她哥也曾说过,这样的人物,只能晓以厉害,而不能以利诱之。

王禀是不畏得罪大越皇帝也坚持反对伐燕,但他所坚持的是他心目里的大越江山社稷以及以他的气节,是一个想在青史留名的人物。

所以越军北征战败之后,王禀有可能越发坚持他的主张,也因此有可能会重新得到越廷的重用,但在越军北征之际,王禀就与她们私通算什么?

大概只有鲜廉寡耻之人,才有脸说在决定国运的大战之前,与敌方私通是为国家社稷着想。

而这个鲜廉寡耻之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却又差点信以为真——想到这里萧燕菡忍不住冷哼道:“你真是当我们是三岁幼儿好蒙骗!”

“我也不要你们现在就信,”徐怀说道,“我会带你们去朔州;要是我所料不错,葛伯奕真上你们的当,下令偏师奔袭大同,我也会将你们带上,到时候自然就能见着分晓。所以,我希望你们现在能配合我,耐着性子先陪我到大同,不要想着半道逃跑,更不要搞出什么动静来暴露你们的身份。要不然,我即便不杀你们灭口,你们自己也不会希望落到天雄军手里吧?”

“王禀、王番父子乃至要你护送前往朔州的朱沆,都完全不知道这事?”陈子箫骤然眯起眼睛,有些琢磨不透的盯住徐怀以及徐武碛打量了两眼,问道。

“他们亦不能改变什么,知道太多,不过是徒添困扰而已。”徐怀哂然笑道。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意图,但不得不承认,你看得极清楚,契丹此时确实只是想着自保,这次也是被迫防守。而即便这次能击退越军入侵,契丹也没有实力反攻越境——我们为何不现在就直接合作?”陈子箫说道。

“郡主不信任我,我也不信任你们啊,”徐怀拍着大腿说道,“除非郡主答应嫁给我,我才能放下戒心啊。”

“呸!什么东西,本郡主会看得上你这狗东西?做你的春秋美梦!”萧燕菡骂道。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