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四十一章 焉无虎威(1/3)

将晚时分郭君判、潘成虎以及苏老常、徐武坤等人相继得信赶到。

这时王番被郭伯奕喊去商议军机大事,便由朱沆代他找郭君判、潘成虎他们谈五百囚卒编入监军使院之事;不管怎么说,明面上郭、潘二人都是五百囚卒的正副指挥使。

相比之前的不情不愿、迫不得已,郭君判、潘成虎得知王番秘使赤扈得归便任要职、王禀也起复有望,这次能直接进监军使院在王番、朱沆二人手下任事,当然是满心欢喜。

不晓得王番夜里几时能脱身回来,见天黑下来,王禀便吩咐先开宴席。

荀延年已经从他府里调来人雅事、议论诗词歌赋。

哪怕是纵论天下大势格局,郭君判、潘成虎他们也还是插不上什么嘴。

他们受招安被安置到岚州来,半年时间来甚至都没有人跟他们详细讲解朔州、应州、大同等地的具体方位、周遭地形,就算是纸上谈兵,他们都不知道如何谈起。

苏老常却是擅长这些,但他需要藏拙,主要还是与徐武坤坐徐怀身边,低声谈论铸锋堂后续在岚州的安排调整。

苏老常、徐武坤虽然对徐怀此时派周景去将徐武碛召回很意外,但同时他们希望如此。

徐武碛这些年的隐忍,牺牲已经够多,即便苏老常也想着为当年的旧事找蔡铤这狗贼复仇,却不希望徐武碛孤身去冒这个险。

更何况徐武碛的长子徐惮,虽然才十三岁,但之前在徐氏族学获鹿堂学伏蟒刀、伏蟒枪,就已经表现出惊人的天赋,理应给他更好的成长环境。

朱芝、朱桐兄弟二人与荀庭衡却都喜欢舞刀弄枪,郭君判、潘成虎凑不到朱沆、荀延年身边去,便小翼讨好这三个世家子弟。

徐怀那边爱理不理,现在有两个地位看上去更高、名声更强的“大寇”小翼讨好,朱芝、朱桐、荀庭衡自然受用。

酒过三巡,朱芝心里想到卢雄、郑屠午后夸赞徐怀武勇的那些话,看到王萱坐柳琼儿身边却动不动就倾过身子找徐怀说话,心里更是不爽。

借着微醺醉意,一手持杯、一手执壶,走到徐怀这边坐下,说道:“徐怀,卢雄、郑屠都说你武勇过人,放在桐柏山都称得上第一人,郭、潘二位军使都比你不如——今日是见你大半天都刀不离身,想必刀术超群,我敬你这杯酒,给我们来露一手,也叫我们见识一下你这个桐柏山第一人的无双刀术,放之天下能有多少斤两?”

危机如巨石压在他的心头,徐怀心里烦躁,侧过身子,对朱芝这样的二世祖,他连理都不想理。

荀庭衡想起徐怀之前对他父子二人的无礼,这会儿见朱芝下不了台,也醉醺醺的凑过来,假意说道:“我也会过几年拳脚功夫,你便来指点指点我!”隔着桌案,自以为天生神力,伸手就要将徐怀从桌案后拽出来。

见王禀眉头皱起,荀延年忙喝斥其子:“庭衡,不得对徐都将无礼……”

荀延年话音未落,徐怀已放下酒杯,盯住荀庭衡:“手下有几个狗屁不是的家将喂招,真就天高地厚得不知道天下英雄何物了?你要我指点你,那我就先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

对这种角色,徐怀犯不着用足全力,也没有真想重伤荀庭衡,说过话下一刻如恶虎蹲起,看似松垮的两肩微微晃荡起来,没有用真正的钻拳,而是用相对宽厚的掌锋以雷霆万钧之势,往荀庭衡胸口崩劈而去。

荀庭衡还以为徐怀再混账,脾气再暴烈,也不可能在王禀、朱沆及他父亲面前说出手就出手。

看着徐怀一掌劈来,他错愕之时都没有来得及起拳封格,便觉得右胸像是被巨锤狠狠撞上一般,身子不由自主的横飞起来。

其他人则见荀庭衡将身后摆满美酒佳肴的长案带起,一起撞到身后的庭柱上,听着“咔嚓”一声,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