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二章 铸锋堂(1/3)

十二月下旬的桐柏山里,连日来大雪纷飞,天地皑皑一片。

歇马山左右的山岭银装素裹,徐怀身穿狗皮短裘站在大殿前,右臂还拿绷带缠住,挂在脖子上;这时距离黄桥寨一战已经过去近两个月了。

今年寒流南下比往年要早,十二月之前淮水以北就冰雪交加,往年气候温润的桐柏山之中,在进入十二月之后也连着几场大雪,不少溪河都冰封起来。

柳琼儿身穿素色绵袄,脸蛋犹显得净白|粉嫩,站在徐怀身侧一起看这山河壮美,身后崇皇观的主殿,殿檐下换上新的匾额,上书“铸锋”二字,头角峥嵘。

州兵在理塘寨被杀得大溃,知州、州兵马都监陈实、州团练使杨文啸、驻泊禁军指挥赵孝、薛虎,州厢军指挥任恕等将吏二十余人或死或俘;县刀弓手、厢军及驻泊禁军逾二千五百余众或死或俘。

京西南路夹于汉江、桐柏山及伏牛山之间,西接大巴岭、秦岭,百年来匪事不绝,但猛烈超过这次的,却屈指可数。

除了州通判顾志荟、泌阳县丞钱惟等少数官吏留守泌阳城、组织粮秣等物资的输运外,也就泌阳县令程伦英在县尉朱通等人拼命救护下,率四百多残兵杀出重围。

之前州兵虽然几次进军不利,但匪乱还被限制在桐柏山里。

除了知州陈实他自己百般遮掩、百般避重就轻外,更主要还是路司看到陈实兼领兵马都监,当时手里还有三四千兵马可以调动,以为怎么都不会出多大的乱子,没有谁站出来拆台或核查匪乱实情。

唐州三千兵马覆灭,匪军随时都有可能杀出桐柏山,淮源乡营虽然也连获大胜,但难以持续再战,也未必能将匪军拖住,京西南路自经略安抚使以下,自然是惊慌一片。

这时候也没有人再敢瞒天过海、隐瞒一切,经略安抚使顾藩亲自率三千禁军赶来唐州增援,驻守泌阳城,同时也加急将唐州剿匪兵败等事如实上禀汴京。

朝野上下当然也是震惊莫名,断断没有想到桐柏山在事隔二十年之后,再次掀起的匪乱会如此的凶猛、暴烈。

这时候也没有谁敢挑些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去糊弄官家。

自诩天下正值承平盛世,就在距离眼鼻子并不远的桐柏山发生这样的匪乱,徐怀听说官家鼻子是真真的气歪了——当然这也是道听途说他人道听途说来的。

虽说顾藩已经亲自赶到唐州坐镇,但朝中对顾藩的这个太平官员显然不抱什么期待;而应负最大罪责的陈实都已经战死,程伦英还能拼死突围,没有向贼寇投降乞活,多少保住士臣的颜面,朝廷也就追究谁的罪责。

十二月初保和殿侍制董成,携旨赶到泌阳,兼领知州、兵马都监、州团练使等职,从顾藩手里接过桐柏山剿匪作战的指挥权。

董成在泌阳城整饬兵马不提,淮源乡营在黄桥寨大捷之后便没有继续往西打,除了加紧时间清理黄桥寨以东的残匪外,也终于赶在十二月中旬之前,将总长达一千余丈、高近两丈的淮源城垣修成。

乡兵通常都是各家最为重要的青壮劳力,即便匪乱未平,但兼顾到伤病休养,也会每隔一段时间征蓦新的乡兵进来轮换。

淮源乡营里,徐氏族兵最多时高达五百余人。

既然认清到功绩过于耀眼,非但无功,反有可能遭受猜忌,徐怀与徐武江、徐武坤他们商议后,也是借乡兵轮换的机会,将徐氏族兵在乡营的人数分三次下降到一百二十人左右;同时还在王禀的帮助下,催促邓珪兑现战功给赏。

邓珪因功得授唐州团练副使。

团练副使通常说来是没有什么职权的虚街,但此时授给邓珪,除了日后作为晋阶之资,同时也使邓珪执掌乡营更名正言顺。

团练即乡营也。

其他将卒的给赏,朝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