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万安十九年,隆冬,定远国太子司徒定澜亲率一万精锐攻破楼安小国,楼安王族奋死抵抗,无一人苟且偷生,尽数战死。

    黑压压的云层如一顶倒扣的锅盖,压在头顶,让人透不过气来。鹅毛大雪簌簌而落,将满地血稼盖成一层无垢洁白。

    司徒定澜持进于马上,深水寒潭般森冷无情的目光紧紧锁住在漫天飞雪中挡路的人。

    他薄唇阖动,出口的话音比这隆冬飞雪还冷上几分:“长公主,楼安国大势已去,本王劝你还是别再负隅顽抗为好。”

    那日沈君清一身银白铠甲,几乎与天地雪色融为一体,喑哑的声音里带着她身为楼安公主的高傲与坚持。

    “国在人在,国破,人亡。”她将手中长疆平端起,直指马上的司徒定澜,眼底满是毅然决然之色。

    呼啸的风声带着司徒定澜听不出情绪的轻笑。

    下一瞬,谨声穿破长空,锋利无匹的叫带着刺目寒光,如风雪中的一道闪电,直扑驾着战马的司徒定澜。

    沈君清永远忘不了穿过风雪之后,见到的那双眼。

    印象之中,有双丹凤眼的人,大多眉目含情,目光似水。可眼前这位太子殿下,利刃当前,眸光丝毫不动,一对黑眸好似宝石雕琢,流光剔透,冰冷无情。

    当时不过一刹,于沈君清却是最深的绝望。

    剑尖尚未触及对方铠甲,对方手中的剑便带着万钧力道穿透她的胸腔。

    喷溅而出的血雾将半空飘然的白雪染成红色,映在沈君清逐渐涣散的同仁上,妩媚眼眸被笼上一层永远无法洗刷的赤红。

    司徒定澜收诫鞘,看都不看一眼颓然落地的尸体,却在纵马入城之前,对身边副将说道:“将长公主的尸体好好下葬。”

    副将脸上涌出愕然神色,太子带兵出战两年,头一次,吩咐他给某个人下葬。

    遮天蔽日的大雪仿若一场白色的洪水,几乎淹没楼安都城,像是在为这个一日倾颓的小国缟素送葬。

    “皇姐!”

    “长公主——!”

    温柔的水流自四面八方涌来,沈君清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