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曹操从来不曾就这方面的问题发表意见,只当这些事情不存在。

    但是他的容忍显然没有什么好的效果。

    不会有人因为你的容忍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从而停止对你的诋毁。

    容忍,只会让人得寸进尺,变本加厉。

    凶狠甚至于残暴的反击才是遏制诋毁唯一的办法。

    但是曹操的先天劣势让他难以反击。

    出身太差,这也不是曹操能决定的事情,却是他不得不背负的,所以虽然他心里难受,也只能忍着,就当是身居高位的不易和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而且曹操清楚,士人们拿他没办法,他的身份在这里。

    士人们的确也拿他没办法,明面上也不敢针对曹操,因为他是皇帝的妻兄。

    私下里打打嘴炮过过嘴瘾得了,真要到明面上,谁也不敢对曹操甩脸色。

    皇帝的妻兄,太子的舅父,这身份……相当棘手。

    对他不敬,不就等于打皇帝和皇后的脸吗?

    反正双方都不舒服,却谁也奈何不了谁,就那么僵持着。

    现在郭鹏把这个事情挑明了,众人齐齐望去,只见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