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幼年马赛事的赛程安排很紧,上午第一轮下午第二轮。

    中午两名骑师都没能出去吃饭,陈松把外卖带了进来,然后两名骑师草草吃了几口就赶紧去给马匹放松肌肉。

    莱茵将准备好的冰块给端了出来,嘉德利把冰块塞进罩衣中给马儿披了上去,冰块贴在了马儿的脖子、四蹄和关节部位,收缩血管让它们保持状态。

    陈松捶了捶杰弗逊的肩膀说道:“嘿,伙计,你干的棒极了《,当然嘉德利你也干的棒极了,你们交出了一份让我难以置信的成绩单。”

    嘉德利吃着菏饭说道:“今天是杰弗逊的舞台,以后他要崛起了,我没想到他上了赛场表现比训练时候出色那么多,他的发挥真是神奇极了。”

    杰弗逊很自信的昂起头说道:“我喜欢赛场,我爱死这里了,我能感觉到,我就是为这里而生的,我的坚持没错,一点没错!”

    “为大场面而生,伙计。”嘉德利鼓励他道。

    莱茵也夸赞道:“你有一颗跟你外表不一样的心脏,你是个大心脏的家伙。”

    上午两个第一让杰弗逊收获了许多关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