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完全领悟不了韩昭是怎么回事,东姝垂眸想了半天没想明白,便直接回家了。

    晚一点的时候,去孙大队长家开了她和吕桃的介绍信。

    一夜好眠,第二天天刚放亮,东姝和吕桃便各自背着竹筐出发。

    两个穷光蛋,没钱坐车,只能走着去县城。

    王月花根本不放心,自己这个闺女根本没去过县城啊。

    可是她敢拦吗?

    答案是……

    她不要命了吗?

    当一个彿系亲妈不好吗?

    所以,老实的给备了饼子,棒子,还拿家里一个破水壶给装了白开水。

    吕桃就简单多了,早上喝了一点高梁米粥,挺稠的,但是就喝了几口。

    四个人就喝一缸子粥,就算是缸子大,也分不到几口。

    吕桃对于赚钱,已经越来越迫切了。

    赚了钱,就算是没有票买不到锅,但是至少先想办法弄个搪瓷缸子,把姜家的东西先还上了。

    两个人走了一个半小时,才算是走到县城。

    两个人身上都背着筐呢,所以很快就引得其它人注意。

    村里人背着筐进城,就像是某种信号,这几年大家都明白。

    吕桃虽然分不清哪些是真心,哪些是试探,但是她知道黑市在哪里。

    上辈子的时候,因为嫁给了张铁军,除了下地挣工分,时不时的还要上山摘些野果,挖些新鲜的野菜拿到城里换钱。

    然后给张铁军买书。

    那个时候,两个人正甜蜜着,而且吕桃庆幸自己摆脱了吕家,正是心里最甜的时候。

    哪怕天天累的要命,至少心是甜的。

    只是可惜了,后来啊……

    如今回头看看,张铁军上辈子也没有几分真心。

    自己下地天天挣的工分多,张铁军挣的其实很少。

    特别是跟自己结婚之后,他一个壮劳动力,有的时候都挣不过她一个女人。

    那个时候,心里甜啊,就看不到生活的苦。

    如今死了一回,脑子倒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