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个小甜甜,又美又娇,皮肤还白,他一直想上手,还没得了机会。

    如今终是能趁机摸一把。

    想到那销魂触感,梁狗栓就觉得自己身上都硬得发疼。

    偏偏那小姑娘自己不知道,还冲着他笑得比蜜还甜。

    梁狗栓做着自己可以占到美色的梦,结果下一秒,女战神送他免费飞行的机票,都不用他花钱。

    田里的垄长大约在15米左右,东姝一脚把梁狗栓从垄的一头踢到了……

    两个垄之后的田中间。

    至少30米。

    梁狗栓落地成盒,摔在刚松过土的地里,除了落地缓冲带来的疼痛,其它伤痕倒是没有。

    就是落地后,梁狗栓开始怀疑人生。

    女战神很好的控制力道,知道这个年代玩出人命,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小惩大戒。

    再不听话,就玩坏你们!

    为免麻烦,东姝不得不随大流过去看热闹。

    只是走过去,却看到让女战神诡异的一幕。

    地上躺着又哭又闹的那个年轻女孩子,头上居然有几个鲜红的大字。

    数据异常!

    其它人头上都很正常,什么也没有。

    偏偏那个躺在地上的女孩子头上出现这样几个字。

    东姝眉眼微动,不急着思考,而是先仔细的围观一下。

    地上躺着的女孩子,名叫吕桃,是吕二根家的长女,今年只有17岁。

    长得还算是白净,不过大西北的气候太干,她脸上带着一点小小的高原红,但并没有影响美感。

    吕家在盘石大队是出了名的。

    不是因为他家出了什么有权有势的能人,而是因为他们家乱成一锅粥。

    吕老头和吕老太把着家,蛮横的不分家。

    家里三个儿子,老大偷奸耍滑,老二闷头老实,老三早早娶了一个城里姑娘,跑去城里当了胶鞋厂的工人,吃了公粮。

    就这样的城里人,还经常回自己妈家打秋风。

    偏偏吕老太心疼小儿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