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肖嘉树刚回国,如今正坐在自家的客厅里,几个佣人躲在楼梯间对他指指点点,不用猜也知道在说些什么,不外乎“二少为什么要回来,在国外不好吗,回来只会跟大少争,又要闹出很多事”等等。

    是啊?为什么要回来?肖嘉树也在问自己,然后落寞地扯了扯唇角。游子总要归家,这里便是他的家,为何不能回来?

    楼上的争吵还在继续,那是他的父亲和母亲。几年不见,父亲苍老了很多,两鬓的头发已经斑白,嗓音也变得沙哑不堪;母亲却还是当初的模样,光滑的皮肤,精致的眉眼,温柔的性情,岁月从来未曾在她身上留下痕迹。眼下,她正愤怒地质问,“为什么不能给小树安排一个职位?二房和三房的小辈没毕业就能进肖氏担当要职,凭什么小树不行?他是沃顿商学院的高材生,难道还比不上他那几个普通大学毕业甚至中途辍学的堂兄弟?”

    肖父无奈道,“这不是学历的问题,爸不同意,谁也不能随随便便进入肖氏。爸答应给小树5%的股份,难道这还不够吗?他什么都不用干,每年光是拿股份就能舒舒服服地过一辈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