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有任何困难能把他们打垮, 更不能使他们分开。如果没发生这些糟心的事,她不会知道他们的感情有多深厚,也就不会知道自己在嫁错人之后差点又犯下一个更难以饶恕的错误。

    当年执意把儿子送去美国,如今又一心想把他和季冕拆散,薛淼啊薛淼,你为什么总是那么瞎呢?眼瞎心也瞎!你总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儿子好,但其实你只会把他推得更远。你比肖启杰那个混蛋又能好多少?当年收到那个鲜血淋漓的指甲盒的时候你不是已经发过誓,只要儿子能平安回家,日后什么事都顺着他吗?为何只十年过去,你就忘了初衷呢?

    薛淼越想越难受,终于捂住脸无声啜泣起来。在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彻底将她击垮,那就是小树。可小树从来不会去伤害她,他甚至比她更成熟,从十岁开始便处处护着她,想方设法让她开心。

    他是如何熬过创伤后遗症的,薛淼不知道。他是如何抗击幽闭恐惧症的,薛淼也不知道,当她终于正视儿子的时候,他就已经是现在这副翩翩少年的模样了。

    小树,妈妈对不起你,妈妈错了……薛淼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